一勺草莓

入目无别人 四下皆是你

桃浦粉色号

*雷X
*可能ooc
*宝石失明症

此外注:此文农农已成年了,长靖去医院检查是刚患病第三天。第三篇农农舍友小鬼因有别的行程不在。
还有宝宝们看到错字能不能cue我提醒一下啦~

3.
    “咦?长靖你怎么又换了个美瞳色号,这个看上去更像桃浦粉了拉。不过都表演完了,不要总带美瞳好不好,这对眼睛……”冒冒失失的陈立农没等尤长靖回答就开门进来了。

    “你干嘛啊?出去啦~”尤长靖像受惊了兔子般用行动打断了陈立农的话,用力把陈立农推出了门口。

      砰――

   
    正想转过身扯住尤长靖的陈立农,差点整个脸都被门撞到了,鼻子也是仅仅只和门差距两三厘米。

    “长靖~你怎么啦?”

    “没有!总之我不太想看到你,我要休息了,不要再打扰我了。”

    如果说陈立农有狗狗一般的耳朵,那么他现在肯定两只耳朵都沮丧的耷拉了下来,就连原本看到尤长靖而兴奋摇起的尾巴都慢慢不动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
  
  对不起,农农…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在门的另一边的尤长靖早已摇摇欲坠的慢慢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脸,止不完的泪珠早已从他的手缝中滑落下。
  
  
  
  陈立农已经一个星期没看到尤长靖了。 陈立农一直在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然他的长靖哥哥为什么突然不理他了。
  
  夜阑人静,已是半夜两点了。
  
  陈立农小朋友失眠了,这已经是他不知第几次失眠了。
  他的失眠有着在花花幼稚园里第一次和同学们出去玩激动的,有着在小学被同学排斥难过的,有着关于家庭压力的不解的…
 
   但这次失眠的难过他找不出缘由了。
  
  “失眠…失眠…”
 伴随着陈立农的低喃,他回忆起了他们团员林彦俊的一个冷笑话。
   当时林彦俊问他失眠和睡眠的区别在哪? 他答不出来。  林彦俊笑着告诉他,区别就在于少了个u啊。
  
  “u?”是u嘛…
 
   
     陈立农傻傻望着天花板,脑中的思绪早成了丝线不停缠绕在一起,他在不停地去整理但是就是越理越乱。
  
     他仔细去想啊想啊,突然有点难过。 
  
     将近十九岁陈立农却还是像个孩子一般,什么都不太明白,什么都在学习。 所以他总是积极的去提问,去尝试理解他不明白的事物。
  
   可是没有人能回答他,他的长靖怎么不理他了?
  
     陈立农更难过了,突然感觉到心一抽一抽的痛,难过的情绪正在慢慢地扩散,在他的心脏的每一处。
  
  陈立农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孩般用手抱住自己的膝盖,脸埋在里面,肩膀也不住的在抖动。一阵抽泣声从他的房间传出,哭声不时的低压,像在克制着什么。
  
 
  在城市的一个小公寓里,就在同时那里有个人轻轻的关了灯,一小步小步慢慢地走到了窗前。

  他望着被黑暗笼罩着的城市,还有透过他的眼睛已变成拥有一半桃浦粉颜色的灯光。 他忍着不去触碰自己的眼睛,所带耳机里传出雨声,就像衬托他内心的一种奇怪心情…
  他麻木一直望着窗外,并没有做出别的动作。夜晚的黑暗好像在吸引着他的眼睛,泥潭一般他深陷其中。
  

  三点了,这座城市更深一步的静了下来。那个傻傻坐在床上抽泣的小孩早已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半晌。
 
 
  那个凝视深渊的男生也慢慢闭上他的双眼。
  
  
  
 
   

桃浦粉色号

注:*雷X文笔渣

   *宝石失明症
  
   *可能严重ooc

1.
    偌大的舞台下,耀眼的灯光照射在九位少年的脸上,映照着他们额头上挂着的汗珠。
    又是一次久违的见面会,npc的各家粉丝们挥舞着荧光棒,五颜六色的灯牌处处透露着nine’s们的关怀。
    “哎,好久不见各位npc的少年们,现在来开始和亲爱的奈斯们一起游戏互动吧!!”熟悉的开场言再次呈现了出来。

“农农啊,听说最近尤长靖pick你是怎么回事啊?”主持人说完开场言便把话题立马转到陈立农身上。
    “对的啊!长靖哥哥最近超迷桃浦粉色啊,连美瞳都带着,四舍五入就是在pick我呀~”陈立农抿着嘴笑了笑,望向了尤长靖。
  
     尤长靖呆呆盯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陈立农,并没有做出回答的反应。
    “长靖,长靖!!”

    那个名叫长靖的少年突然瞳孔微缩,迅速地把眼睛捂上了。

    “长靖怎么了?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吗?”坐在旁边的陈立农见状马上焦急的询问起来。

    “没事的,农农。最近行程太多有点累了。”尤长靖拉下麦凑过去跟陈立农轻轻说道,又把麦拉上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哈哈哈,是的。最近突然被桃浦粉get到了,才不是pick农农呢。”
  
2.   
    结束了粉丝见面会后,尤长靖就急忙找了借口拒绝想提议庆祝团队出新歌去吃海底捞的队长蔡徐坤。
    妆也没卸的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少年在宿舍里用着冰水拍打着自己的脸,接着少年纤细白皙的手轻轻覆上自己的一只眼睛慢慢抚摸着。
   眼中刚刚被调侃的桃浦粉色美瞳从仅有一丝淡淡的颜色变得更加深色了起来。随之眼部也同时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又病重了吗?”少年对着镜子低声自问道。

   难以忍受的疼痛使桃浦粉的瞳孔掉落了些什么,一条曲折的泪线划过了少年的脸庞。

    尤长靖,是吧?你这症状是典型的宝石失明症……       这个症状是这样的,现在唯一能找到治疗的方法就是与喜欢的人相吻。不然30天后你的眼睛将会完成宝石化,然后导致永久的失明。

    回想起前两天医生说的话,少年不禁露出了苦笑。

    喜欢的人吗?这个吻怕是永远都不能拥有呢…陈立农这个小孩怎么能知道我这种人污秽不堪的心思呢?

    “长靖!是你吗??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啊,我要进来了哦!”突然一阵砰砰砰大力的敲门声而来伴随着尤长靖早已刻入心中的声音在响起。

――――――――
――――――――――――――――――――
宝石失明症:当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患者的眼睛会逐渐宝石化。
宝石的颜色则是患者喜欢的人喜欢/代表的颜色。宝石化为期三十天,双方接吻可解除宝石化,使患者眼睛恢复正常。(*不需两情相悦)

三十天内若没有达成
患者将会失明,
但与此同时却可以拥有昂贵的宝石 。

注:文笔差,请勿喷。
话唠和ooc严重非我代言不可。
   
   

   

【悠花】一起玩游戏嘛?


#ooc严重

圈地自萌.请勿真人

   (禁)渣文笔
  啰哩啰嗦写作型!!

不完全属实现实情况

――――――――――――――――――――――――
――――――――――――――――――――――――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打心底头就是有点烦躁,于是瞎扯了个理由登上了微博。

之后就有了向上一滑一条最新动态显出。

吴织亚切大忽悠:宝贝们~今天休息一下下啦
明天一个个都得来直播间报道啊!

我挑了几个问原因和吐槽自己的留言评论用搞笑好玩的语气回答了他们,随之又向直播通知群各位管理员以自己今天有点头疼作为理由请了假。

好久没尝试过有这么多空余的时间,对于自己无一不是茫然。直至发现自己是真的没有任何事可做却无法反悔了。

“呐,你个大傻子,好好的可以打发时间的直播你不去干,好了嘛现在无事可做了”
但假已经请了哪有反悔的道理,再找个理由圆回来就太刻意了。

于是思索着点开几个最近火爆的电视剧看了起来。

即使看的索然无味但毫无办法还是扒拉了几口外卖继续看着,但越看越不在心明明开着电视剧却拿起了手机翻着与少北以前的聊天记录。

看着看着不经笑出声,当翻到最近聊天时间的显示,笑容还是无一不例外地凝固了。

“一个多月前么……怎么说有点让我低落…哈哈哈”
忽悠拍了拍自己的脸。

傻瓜,别多想了。少北只是有点沉迷网游,而且他也很少主动找人玩嘛。你知道的,少北一直这样。

忽悠边想着恍恍惚惚手指就点进了b站。

“想那么多干嘛,看看我的宝贝们在我不在的时候都在直播间偷偷干些什么吧嘿嘿嘿……”

正要点进直播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头像一闪而过。

“花少北………直播了?”

脑子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点进少北的直播间。

“哎各位接下来玩什么好呢?要不来几盘吃鸡我好久没玩儿呢!”可爱的小奶音阻止了忽悠想退出直播间的想法

只看着少北点进游戏选择双人模式去匹配队友,心里突然有点烦躁的感觉。

双排吃鸡怎么不找我和他玩呢?

接下来几盘少北都在卖蠢,甚至还有就快要快递时马上退出游戏的动作,外加奶音奶气地说“哼,想让我输?没门!!”
“哈哈,有点可爱……”

不知谁先起了头,少北的直播间开始刷着让少北跟kb玩的话。

心里突然又有些惆怅……但马上又恢复了。

少北不太喜欢这样的话吧,而且他也不好意思主动跟别人一块玩儿,以前别的粉丝在我也在直播的时候让少北找我玩,他都没来呢,虽然我都知道。

“好啊,我这就去叫kb”一句熟悉的奶声无疑更是打乱我这些自顾的想法。

啊,可能是少北今天比较无聊吧。我心里又开始为自己解释着。

kb和少北玩着几盘后我突然发现这盘对面那个敌方是个挂。

于是我不经意地跑去QQ私戳他
忽悠:少北,你们对面是挂来的。
花少北:噢

“kb啊忽悠刚刚跟我说对面是个挂”
“你确定?”
“忽悠说是挂就是挂”

看着提起自己的少北,心里不禁开心。还有肯定自己时那黏糊黏糊的奶音充满了脑中不停回放

或许这就心满意足了吧?

等少北下了直播。
我又去私戳他,想着少北今天和kb都一块玩儿,也想下次少北和自己一块玩。

忽悠:少北
少北:嗯?
忽悠:我们好久没一块玩了,过几天一起玩吧!
少北:再说吧

好,再说吧。

不过这算答应了咯?下次一定要一块玩呢。
忽悠淡淡地笑了起来……

≡≡≡≡≡≡≡≡≡≡≡≡
≡≡≡≡≡≡≡≡≡≡≡≡≡≡≡≡≡≡≡≡≡≡
灵感来于前两天忽悠深夜直播时,当时手机没电准备
下播 琢磨着和我们聊几句。一个粉丝提到了少北
忽悠当时大致说的是:
少北啊……他沉迷网游呢
前几天我还找他问他要不要一起玩呢
他回了我再说吧
就三个字呢再说吧

少北和kb直播一起吃鸡大概是半个月前,忽悠指出挂也是当天发生的事。

就突然有个小脑洞结合这两件事。当时看直播真的是被再说吧这三个字虐成渣渣。又没有太太写,就自产粮了……
我的文笔一直都是啰啰嗦嗦型的还喜欢不停的加人物的心里想法,各位小可爱们不喜勿喷啊。